阶段性反思-4

不破不立

沉浸在欢愉中久了便真的有点无法自拔了,近一段时间我结束了之前构建的数字化生活完全放飞自我,挺舒服的,但确实沉溺的有点久了,最近几天周围的人都在与我说着类似「不管周围环境怎样都要顾好自己手头的事情」的话,这话不能说不对,所以还是要改的,但怎么改又成了一个新问题:旧方法已经熟悉了,怕是不会再感兴趣了,但苦思良久也没想出什么新的法子能针对现状进行改进。

思来想去也只有写一篇文章先破了今日之局再构思明日之法。

前因

在此前的一段时间里我一直都在执行自己构建的数字化生活模式,每天记录自己的时间花费看着任务一点一点完成还挺有趣的。

客观原因

刚刚看了一下之前记录的数据,我是在 2019-09-27 购买了一块固态硬盘替换了自己笔记本原先的机械硬盘,然后从 2019-09-28 到 2019-10-09 一点点结束了我的数字化生活,在这期间我重新编排了自己笔记本的电脑系统,从原先的「黑苹果」单系统改变为「Win10 + 黑苹果」双系统,这一个小改变就耗费了我十二天的时间,整整十二天一个我亲自构建的电脑系统生态完成了,但是另一个我亲自构建的数字化生活生态崩塌了...

主观原因

首先是长时间(超过一个月)的数字化生活模式已经让我产生了逆反心理,而且这个过程我一直都是在进行「数据记录」基本没有进行「数据分析」(理想的是自动化分析),这让我自己对这种模式产生了怀疑。也尝试过构建数据分析程序,但每次打开编程软件后都会发呆一段时间,然后以还有工作要做来说服自己放弃,再然后以工作还可以再拖一拖来说服自己心安理得的看视频或者打游戏(极少数的时候会看书);

其次是长时间的莫名其妙的工作环境给我带来的负面心理暗示。当时的我主观上认为当前的工作环境太过压抑,它恰恰好处在一个能维持我个人生活的状态,却看不到什么未来的光亮(也曾亮过,但只有一瞬)。我是一个积极的悲观主义者,凡事但凡发生过一次坏情况之后再发生同类事件的时候我总会不自主的往坏处想然后从心理上抵触坏结果的发生,在加上我积极的属性,所以我会经常性的很忙但忙不到点子上,凡是遇上我没有成功处理过的案例我的第一反应基本都是回避当前事件然后找一个我擅长的事件把这个时间段给补上,例如下图:

十月三日时间记录

这天我本应该在加班赶进度,但是一整天我都在无所事事,是因为当时的我从心底里认为这段时间的付出并不会有回报(这是一个悲观的想法)所以不如做点我擅长的(玩游戏、看视频,好一点可能是看书写自己的项目)。时间就这么一步步的拖到今天,拖到沉浸在欢愉中的我都觉得过分安逸了,拖到沉浸在欢愉中的我会时不时心慌,我才回过神来:错了,很多事情都在往错误的轨道上偏移,不管原因为何我终究是在做一些与我自己而言并不正确的事情...

后果

世间万物皆有因果。

恶果

手头项目的周期活生生的被我拖长了许久,以至于每天一到工作汇报的时候我都要想着怎么将今天的汇报搪塞过去,要让领导看着觉得我是在正常的推进工作,想想真的可笑;

莫名其妙熬了很多夜,有好多次夜里因为紧张项目的周期难以入睡,但悲观的我会劝我放弃,然后积极的我劝我做点事情,所以我经常莫名其妙的看着莫名其妙的电影度过前半夜;

身体素质下降了不少,心悸、手冷、易怒易受惊吓这些老毛病一个个的又都回来了,大都是因为熬夜伤神而起的;

没了寻找生活乐趣的兴致,每天就在纠结两件事,「自我放松的时候纠结」我要不要工作?「工作热情高涨的时候纠结」我这样工作值不值?

善果

吃了不少好吃的;

喝了不少好喝的;

玩了不少好玩的;

破而后立

时态已经由不得我再犹豫下去了,我现在是经济问题、生活问题、工作问题等等多种问题压在身上,我若是在这么犹豫下去,怕会把这个雪球越滚越大到最后自己也被滚进这雪球之中了。

破今日之局

端正工作态度,今天和老妈通话的时候老妈发话了:跟谁过不去都不要跟活过不去,活是自己的;

规划时间调度,不能再无节制的玩游戏看视频了,今日之势唯有克己才能扭转形式;

适当的压榨自己,进度滞后的有些严重了,虽然还在可控范围内,但必须得适当的压榨自己的了;

务必做好工作规划,之前的很多决定大多数都是拍脑门定的,而今深受其害,所以今后在实践工作决定的时候务必做好工作规划;

立明日之法

运用好付费工具,花钱买了那么多工具要充分的利用起来;

重新捡起锻炼和英语学习,把这两个亟需提升的能力提升上去;

务必严谨执行,少受他人干扰(最好找到一个防止干扰的方法);

Tags:none
上一篇
打赏
下一篇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