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逼叨逼-11-小白的日常

刚刚清理了一下浴室的下水道...

我在目前的窝里住了小半年了,从我来的时候浴室的下水道就有点堵,最开始只是有点堵,慢慢地就变成狠堵,直到最近每次洗澡都得踩着漫过脚掌的水,脏不脏的不说,特别容易打滑。今天我实在是忍无可忍了,拿着螺丝刀就撬开了地漏。怎么说那,当我看到那一滩由各种不明物体组合而成的液态固体的时候,我今晚的晚饭差点就白吃了。忍着恶心的感觉快速地清理完后,地漏漏水的速度果然快了不少。想到以后洗澡不用再踩着一滩水洗了还是蛮开心的。

今天买了把卷尺,打算量一下家里(主要是我的卧室)各个我不满意的地方的尺寸,能换而且不贵的我打算都换了,然后再添置点东西(主要是储物的东西)。目前我及其不满意的地方有:窗帘(这个粉丝雕花的窗帘和我卧室的主色调格格不入)、纱窗(被瓜皮抓的已经漏了好几个洞)和床头柜(摇一摇就能掉下几块漆皮)。

最近看了不少装修(主要是色调)方面的文章,打算在尽可能不动大件的情况下统一色调,于是选了网上给出的:白-灰-原木色的色调,所以床上四件套还得换,然后台灯我也打算换一下,现在的这两个台灯打算一个拿去公司一个给搬来我家二战的老舍友用。再就是想添置几个储物架或者储物柜,还没想好具体买什么样子的,剩下的就是一些零碎的小事情了。

今天敲代码的过程中坐着睡着了两次,于是下午我就全程站着办公:把凳子搬到桌子上,把电脑架在凳子上然后站着办公,站了一下午确实一点没打盹,说明是有用的,加上我之前在加油站当过收银员一站就是十二个小时,所以理论上站着办公一天没什么问题。于是我就想到了买一个专门的站立办公桌,淘宝京东都看了一下,有便宜的但是做工看上去就很粗糙,也有贵的,看着就有想买(但是买不起)的冲动,就是没有刚刚好的,所以先凑合着等过段时间再说吧。

暑假期间因为各种原因想回家但是没回成,所以前两天中秋假期就回家过了,给老姐看了两天孩子,我真的是佩服我的小侄女,一个简单的抛球游戏能边解说边玩半个小时还不腻,而和她对位的我已经无聊到炸了。

每次我回家都会和我妈聊上小半天,每次都会让我对我妈有一个新的认识。这次中秋回去主要聊了两个话题:买菜卖菜和烫头。

我妈是个个体商贩,骑着由我爸亲自组装的小吃车卖点油炸食品。近几年城市化发展蔓延到了我家这边了,在各种环卫工作开展和文明城市评比的影响下休息了两年的城管又开始“文明执法”了。这次回去我妈就和我说:家附近的菜市场和夜市都被依法取缔了,而且 ZF 也没有安排“合法”的果蔬买卖场地,搞得有段时间买菜的找不到卖菜的,卖菜的找不到买菜的。这一下超市火了,大家都去超市买菜去了,直到最近 ZF 才把一个破厂房规划成农贸市场。

这次回去我最大的变化就是把留了快一年的长头发给剃了(说实话有点心疼,刚能扎小辫),虽然我妈早知道了,但还是聊到了这个话题,然后我妈就问我:今年还留吗?我说:还想留,不过不打算扎辫子了,我想烫一下。然后我妈就反劝我,说烫头的各种坏处,本来我是不想插嘴的,这种东西也没法反驳,直到我妈说道:我当年可是最早的一批烫头的,所以我知道。我心想:可算找到反驳点了,然后反问:不对啊,我记得你可是前几年才烫了一次头,那时候烫头都兴了好多年了。于是我妈又给我透露了一个我从来不了解的事情:我妈在具体那年我忘了但是烫头刚在中国农村地区出现的时候我妈就去烫头了,同一时间段去烫头的还有我姑姑,但听我妈讲我姑姑当时没那么幸运,刚烫完头被我爷爷知道了,立马被下了远程逐客令:你(指我姑姑)要是顶着这样的头回来我就没你这个女儿!于是当天我姑姑就去把头发给剪短拉直了。

当天晚上在床上想了想,我妈确实挺“时髦”的,当年我妈刚从老家到高密工作不顺,就因为一个电视广告我妈就敢辞职去做个体商贩,印象中我妈应该是当时高密第一批做这个的。最开始是加盟的一个什么品牌,后来我妈看别人有用电动三轮自己改装的,她就喊我爸自己买了一个电动三轮然后自己做了一辆新车。在这些方面我一直挺佩服我妈和我爸的,佩服我妈敢想敢做,佩服我爸啥都能自己做(我家好多东西都是我爸自己搞的,比如我家的水管、房顶、电路等等吧很多都是我爸自己搞的)。

最近这两天因为放假回家把自己的一些生活习惯给搞乱了,内心的颓废气息又准备开始蔓延了,趁着还没陷入新一轮的颓废,我要赶紧开始新一轮的奋斗了。

「完」

Tags:none
上一篇
打赏
下一篇

添加新评论